公众号:weijiezhimi999(点击复制)微信
当前位置: 环球解密 > 历史故事 > 古人如何抗菌消毒?

古人如何抗菌消毒?

2019-5-21 环球解密

从霉菌中提取青霉素示意图。(ShutterStock)

在1928年青霉素诞生之前,人们其实有很多“偏方”治疗感染。19世纪晚期,一位法国物医生发现阿拉伯的马童知道用马鞍上的霉菌治疗疮(溃疡)。文献记载,很多古老的文明包括罗马、埃及和中国,都提到了使用发霉的面包来治疗皮肤病。

《探索》(Discover)杂志上一篇博文挖掘了不少世界各地远古人类食用的“偏方”,包括动物本能食用的“药膳”。

动物的药膳

很多生物,从毛毛虫到绵羊,会故意吃些具有特定药性的植物来对付身上的寄生虫或其它疾病。健康的生物个体一般不吃这些植物,而且积累到一定量,这些植物对它们来说是有害的。

一份2015年发表在《演化》期刊上的论文揭示了几种动物所食用的偏方。

研究者们给几组蚂蚁不同的食物,普通带蜂蜜食物或带有过氧化氢(H2O2)的食物。在野外,蚂蚁尸体或蚜虫分泌物上带有这种化学物质,蚂蚁有的时候会吃它们。实验中,健康的蚁群被喂了带这种化学物质的食物,死亡率较高,因为过氧化氢对蚂蚁来说是有害的。然而,当蚁群受到某种菌类感染时,带过氧化氢的食物反而杀死了菌类,提高了蚁群的存活率。

灵长类黑猩猩也会自己“用药”。在中非,患有肠道寄生虫的黑猩猩会吃一种叶片带硬绒毛的植物叶子。当叶子经过猩猩的消化道,粗糙的叶子表面有很大几率勾住寄生虫,并随着排便一起被排出黑猩猩体外。

类人猿知道食用扁桃斑鸠菊(Vernonia amygdalina)带苦味、海绵状的茎心。扁桃斑鸠菊是菊科的一个植物种属,以其药用价值闻名。科学家发现其茎心含有多种药用化学成分,包括倍半萜内酯(sesquiterpene lactones)、类固醇葡萄糖甘和甘元(aglycones)等。它们是什么?没多少人知道,重要的是,黑猩猩也不知道。

动物不需要知道化学成分,它们知道感觉不适的时候吃什么,也许是本能,也许是经验,也许是模仿父母的行为。

既然动物都有这样的本事,那我们人类在远古时代又是怎样生活的呢?

考古揭示石器时代用药证据

是的,现在的科学家通过对化石、古迹的分析,找到了远古人类很会用药的证据。

2019年一份发表在《人类演化》期刊上的研究,考古学家Karen Hardy对8000年~79万年前在近东(Near East)地区7个地点的化石样本进行了分析。

在这个时间长河中,该区域分别居住了智人(Homo sapiens)、尼安德特人(Neanderthals)和人类的一些早期祖先,共鉴定出212个植物物种。其中60%的植物是可以食用并具有药性的,另外15%不可食,但少量也可治病。

Hardy研究了来自西班牙El Sidron、约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牙齿污垢的化石。其中一个来自一位女性尼安德特人,她的牙齿有脓肿痕迹。牙垢的分析发现,里面的复合物很可能来自春黄菊(chamomile)和蓍草(yarrow,一种菊科多年生草本)。这些植物略带苦味,不能果腹,但有显着的药用价值。

之后的研究中,遗传学家从这同一个牙齿污垢化石中发现了杨树的DNA。杨树含有具有镇痛效果的水杨酸(salicylic acid),阿司匹林就含有这种天然成分,以及一种青霉素

研究者称,有可能这些化学成分“意外”地进入到她的嘴里,毕竟她生活在野外、睡在地上。但同时发现如此多“正确”用法的药物成分,足以让科学家们信服,她是故意服用一些杨树镇痛剂、舒缓神经的春黄菊和具有抗生素效果的菌类。

点击关注【世界未解之谜】

tags:
共有436阅 / 0我要评论
  1. 还没有评论呢,快抢沙发~

发表你的评论吧返回顶部

!评论内容需包含中文


请勾选本项再提交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