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众号:weijiezhimi999(点击复制)微信
当前位置: 环球解密 > 历史故事 > 宋神宗变法会失败,全因王安石太超前

宋神宗变法会失败,全因王安石太超前

2020-3-17 环球解密

皇帝很有事、军师不正常,国家马上就灭亡。《这些军师不正常》介绍帝系、佛系、法系这三系共十四种奇葩军师,其中有易燃易爆炸的偏执狂“王安石”、人格分裂的两个世界“张居正”、令人恐惧的完美主义者“诸葛亮”等,以轻松风趣的口吻加上讲究严谨的考究,带你从另一个视角看历史,了解原来古人也有这么多怪咖!

【精彩书摘】

第一章 易燃易爆炸的偏执狂|王安石

姓名:王安石

字:介甫

生卒: 一○二一~一○八六年

职业:历史穿越偽装者,改革首席设计师

爱好:与司马光相爱相杀

病症:重度偏执症

临床表现:我不听,我不听,就算你说得有道理我就是不听

是非题:

()唐宋八大家有韩愈、柳宗元、苏轼、苏辙、王羲之、欧阳修、苏洵和曾巩。

你的回答是什么?

没错,不用怀疑,就是打×。

对于上过国中并背诵上百首古诗的你来说,这完全是送分题了。

王羲之嘛,字写得超级好,还写了《兰亭集序》成为多少中学生阴影的那位,怎么会有人将他与王安石搞混呢?

与王羲之的长篇大论比起来,写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”、“墙

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”的王安石多可爱啊。短短几句,朗朗上口,连一个早自

习都不用,就可以熟练背诵啦。

实乃良心诗人。

大家都知道,王安石的诗写得好,也都朗读并背诵过。不过很多人不知道,其实写诗只是人家的副业,他真正的主业是当宰相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操心国家大事,瞭解民生新闻,很忙的好吗?

而且与那些诗相比,他在政治上的成就更让人惊艳! 你说语文老师没讲过?

那是历史老师该讲的。不过你真没什么印象也不要紧,请听我慢慢道来。

●超前的王安石

要提到历史上有哪些人物疑似穿越者,没有王安石我第一个不服气。

你说没有理由你不服?

要证据就给你,现在就为你摆事实讲道理吧。

不过,在说王安石做了哪些惊人又前卫的事情之前,我们得先说说宋朝当时的社会背景。

当时宋朝是文官政治,最高统治者和指令发行者非历任皇帝莫属。但是担心文官专权呀,那些皇帝们就想出一职多官制度。很多人担任一个职位,皇帝就再也不用担心被夺权啦。不过,权力被分散,就意味着当官的人多了。而在当时,想要当官的门路也很多,除了科举制和制举,还有一种叫做恩荫制,也可以说是另类的世袭制。

这里问题最大的就是恩荫制。只要你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亲戚,即使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那种,你都可以沾沾光,混个小官当当。谁没有一个远房亲戚和朋友呢?这就导致当官的人更多了。

到了仁宗皇佑年间(一○四九|一○五四年)时,内外官员数量达两万多人,甚至“十倍于国初”。

仁宗:“朕也很无奈啊!”

不仅如此,宋太祖有言:“吾家之事,唯养兵可为百代之利。盖凶年饥岁,有叛民而无叛兵;不幸乐岁变生(则)有叛兵而无叛民。”

就是说,养兵是一件好事啊,这样就不会担心有叛民了,所以大家要多养兵啊。(神一样的逻辑。)

不过既然是老祖宗的话,儿子孙子总得听了。这下好了,不仅要养着多出来的官员,就连军民也得多养一些,就当多多益善了。正所谓“养兵之费,在天下据七八”,国家入不敷出,穷得有理有据。宋神宗接手时,国家正处于内部穷得揭不开锅,外部有敌人入侵的局面。

神宗:“好吧,让我来当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吧!”

是的,你没有看错,在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手烂牌想要重新开局的情况下,我们的有志皇帝宋神宗想的是大刀阔斧地干一场。

当当当当,这时候就轮到我们的主角|王安石出场了。

从小就跟着爹爹游山玩水,不,是体验民间疾苦的王安石一直都胸怀大志。

这两人一见如故,惺惺相惜。

宋神宗:“当今治国之道,当以何为先?”

王安石:“以择术为始。”

宋神宗:“不知卿所施设,以何为先?”

王安石:“变风俗,立法度,方今所急也。凡欲美风俗,在长君子,消小人,以礼义廉耻由君子出故也。”

神宗(内心窃喜):“很好,是朕的菜。”

于是乎,两人一拍即合。来呀,动工吧!

这一年,熙宁变法登上了历史舞台,每个保守派回忆起那年,都会想起被新政支配的恐惧。

嗯,你问为什么叫熙宁变法? 这跟戊戌变法在戊戌年一样,没什么隐藏含意在里面,只是因为那年是熙宁元年而已。

简单直接,就怕你记不住是哪一年。

接着说熙宁变法,为了国家富强,王安石提出的新法在财政方面有均输法、青苗法、市易法、免役法、方田均税法、农田水利法;在军事方面有置将法、保甲法、保马法等。苗法者,以常平籴本作青苗钱,散与人户,令出息二分,春散秋敛。均输法者,以发运之职改为均输,假以钱货,凡上供之物,皆得徙贵就贱,用近易远,预知在京仓库所当办者,得以便宜蓄买。保甲之法,籍乡村之民,二丁取一,十家为保,保丁皆授以弓弩,教之战阵。免役之法,据家赀高下,各令出钱雇人充役,下至单丁、女户,本来无役者,亦一概输钱,谓之助役钱。

市易之法,听人赊贷县官财货,以田宅或金帛为抵当,出息十分之二,过期不输,息外每月更加罚钱百分之二。保马之法,凡五路义保愿养马者,户一匹,以监牧见马给之,或官与其直,使自市,岁一阅其肥瘠,死病者补偿。方田之法,以东、西、南、北各千步,当四十一顷六十六亩一百六十步为一方,岁以九月,令、佐分地计量,验地土肥瘠,定其色号,分为五等,以地之等,均定税数。(《宋史.王安石传》)

变法的具体措施之精细,你要说他不是哪个财经大学的高材生穿越过去的,我都不信。这其中最有名的是“青苗法”。通俗一点说呢,就是将国库里的粮食贷给百姓,这样能够缓解荒年农民挨饿的状况,进而抑制民间高利贷。可以想成是国家设立农村小额扶贫银行,向农民贷款收息。

省去中盘商赚差价,方便农民和国家。

这些操作是不是让身为二十一世纪新人类的你有一种熟悉感? 不就是提前消费、抵押贷款吗?个人贷款、信用卡……它们见到“青苗法”都得叫一声老祖宗了。而且在轻视商业的农业社会,王安石还有着超前的商业眼光,提出国家应该因地制宜采取手段来对商业进行调控,使其得到适当的发展。

盖制商贾者恶其盛,盛则人去本者众,又恶其衰,衰则货不通。(《王文公文集》)

这超前的觉悟,你说不是穿越者,那还怎么解释?还有“市易法”,就是指国家开办中央银行和物价局|将价格低、暂时卖不出去的东西收购回来,等到价格上涨之后,就以高价卖出。

商人:“突如其来就失业了。”

政府作为操盘手,对经济进行操控,直接控制了金钱的流向,国家将会有源源不断的钱流入,空无一物的仓库再也不寂寞了。

熙宁变法实施之后,全国财政收入从宋初的一千六百多万贯,增加到六千多万贯。

熙宁、元丰之间,中外府库无不充衍,小邑所积钱米亦不减二十万。(《宋史》)

同时根据《文献通考》记载,元丰年间天下垦田数比治平年间多了二十余万顷。

国库虽然充盈了,但是王安石和宋神宗却不太开心。

神宗:“老王啊,这和我们想得不一样啊。”

老王也很忧郁,这些官员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。

想当年他在陕西推行青苗法的时候,可是大获成功。但是将青苗法推向全国的时候,却有那么点变味的感觉。地方官员为了完成目标,强买强卖,不管农民需不需要贷款,反正得接受国家帮助;有的地方没粮食发放,直接来个“空手套白狼”不给粮,还要钱;还有的地方官员直接提高利率中饱私囊。据史料记载,虽然规定的利率半年是二○%,但是地方官员们却常常私自提高到三○%甚至更多。

靠这种方法,“不加税而国用足”确实能够实现。只是财产经过转手,国家有钱了,农民却穷了。不得不说,司马光对青苗法的反驳:“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,不在民则在官……不加赋而上用足,不过设法阴夺民利,其害甚于加赋。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“穿越者”王安石的思想确实领先,并且对当时的国家有好处,但是他的步调太快了一些,太大了一些。为了扩大自己的阵营,他看到支持自己的人就提拔,而这些人大部分都被列入了宋史奸臣传中,也是很尷尬了。找错了人,再正确的政策也被别有用心的人变了味。

而彦博与宋神宗之间的对话也能够说明变法失败的另一个原因:

彦博又曰:“祖宗法制且在,不须更张,以失人心。”上(宋神宗)曰:“更张法制于士大夫诚多不悦,然于百姓何所不便?”彦博曰:“为与士大夫治天下,非与百姓治天下也。”(《通鉴长编纪事本末》卷七十)

意思就是你皇帝要迎合的是士大夫而不是百姓,变法让士大夫不高兴了,你还想不想好好当皇帝啦?同理,王安石的变法损害了大多数士大夫的利益,他们不高兴就会想法子让皇帝不高兴,皇帝不高兴,王安石的变法自然就要毁了。而王安石的变法要进行下去,自然会损害士大夫们的利益,士大夫就会不高兴……。

这是一个无限循环,出路只有一条——终止变法。

轰轰烈烈展开的变法,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。

谁也不知道,如果神宗能够更有魄力一些,或是王安石没有那么急切,这场改革会不会真的改变宋朝的模样,为千疮百孔的它续上一命?

●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

说到王安石的病,偏执症可不是他唯一的病,他还有一大病就是“懒”。懒癌重度患者,谁都别想和他比懒,因为真没人比得过他。

性不好华腴,自奉至俭,或衣垢不浣,面垢不洗。(《宋史》)

虽然这段话是想表明王安石很节俭,但是这里的隐藏意义不就是说他懒吗?总是不洗衣服不洗脸,比包公还要黑上几个色度。

公面黧黑,门人忧之,以问医。医曰:“此垢污,非疾也。”进澡豆令公颒面。公曰:“天生黑于予,澡豆其如予何!”(《梦溪笔谈》)

因为不爱洗脸,脸太黑了,人家见了还以为王安石生了病,急急忙忙请来医生。

医生说:“他没病,就是脸太脏了。”

家人赶紧让他去洗洗脸,傲娇的王安石不肯:“洗脸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洗脸的。因为我天生就是这么黑!洗脸救不了脸黑。”

其实宋朝的洗浴业非常发达,泡澡的澡堂到处都是。王安石的老冤家苏东坡就特别喜欢泡澡,还专门为此写了一首词:“寄语揩背人,尽日劳君挥肘。轻手,轻手,居士本来无垢。”

一看就是一个爱干净的人,与懒癌王安石根本不一样。王安石虽有懒癌,但是他的夫人吴氏却有洁癖。缘,妙不可言。一个整天蓬头垢面、邋里邋遢,一个见不得眼里有半点灰尘、吹毛求疵。两个人的日常大概就是这样的:

吴夫人:去洗澡。

王安石:就不。(First kill)

吴夫人:去洗头。

王安石:就不。(Double kill)

吴夫人:去换衣服。

王安石:就不。(Triple kill)

吴夫人:已经没法子好好相处下去了!再见。

王安石:就不!(Ultra kill)

吴夫人:……

自己的丈夫脏点懒点,做妻子的还是能忍受的,但是当朋友的却忍不了了,毕竟王安石跟朋友待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妻子待在一起的时间还长(我指的是工作时间,想歪的人反省一下自己)。当时王安石有两个好友,“三数人尤厚善,无日不过从”,三人关系很好,成天厮混在一起。

要长时间忍受王安石身上的味道,只怕是没人能做到。

如何才能够让一个满身臭味的朋友爱上洗澡?线上等,急。

王安石的朋友吴充卿和韩维忍无可忍,立刻线上求助。

终于有人给他们出了一个主意:带着他去洗澡。

韩、吴二人:“王兄,我们一起去澡堂谈诗词歌赋,谈人生理想。”

就这样,王安石被不知不觉“拐骗”到澡堂,还破天荒地洗了一个澡!(吴夫人感激涕零)然后又穿上了那身破衣服。

如何才能让朋友换下身上那身脏衣服? 线上等,急。

司马甲:“只给他干净的衣服不就行了?”

大神:“楼主这么操心朋友,干嘛不自己帮他穿?”

路人乙: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韩、吴二人福至心灵,如柯南一般恍然大悟:“对啊,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替他换衣服!”

朋友交到这个份上,真的是真爱了。

韩、吴两人不仅处心积虑带着王安石去洗澡,还在洗完澡之后给他换好新衣服。就这样,王安石才干净了一阵子。

这里插播一件趣事,王安石因为懒得洗澡,身上成了虱子最爱的去处。有一次在朝堂上,他跟宰相王珪一起向神宗汇报工作。有一只虱子想要一睹当今圣上真容,竟然偷偷从王安石的胡须中探出来头,犹抱琵琶半遮面,小心翼翼地观赏着。神宗哪里见过这样不矫揉造作的虱子?人家都怕他是皇帝,在他面前不敢抬头,只有这只小虱子,竟然敢在他面前直视他!

于是神宗当场就开怀大笑起来。

傻傻做报告的王安石一直都在状况外,直到出了宫门,在王珪的提醒下才知道有个虱子抢了自己的风头。

王安石:“来人啊,将这虱子拉下去砍了。”

王珪:“这可是皇上看上的虱子,你可不能随意处置。”

得了,还得拿回去供着。

你看,懒癌的坏处还是挺多的吧。

而且还给了对手攻击的点,苏洵就因此大做文章:

洗脸换衣乃人之常情,现在却有人穿着破衣烂衫,吃着猪狗食物,蓬头垢面

地大谈诗书,如此不近人情之人,很难说不是奸邪狡诈之徒。(《辨奸论》)

不过王安石对此毫不在意:“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!”再说回王安石的懒,不仅体现在衣着上面,也体现在他对食物的选择上。他对食物从不挑剔,对他来说吃东西只是为了续命。王荆公性简率,不事修饰奉养,衣服垢污,饮食粗恶,一无有择,自少时则然。(《曲洧旧闻》)

《曲洧旧闻》中还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,王安石在担任宰相的时候,管家对吴氏说王安石喜欢吃獐子肉。吴氏觉得奇怪:“我老公喜欢吃什么难道我心里没数?肯定是管家你看错了。”管家便解释道:“相公每次吃饭只有獐子肉被吃光了,这还不是喜欢?”吴氏道:“那你明天把别的菜放到相公面前试试。”

第二天,被吃光的是放在王安石面前的那盘菜。可见王安石喜欢的只是离自己近的菜,才不是什么獐子肉。懒人啊,懒人,这就是懒人的心! 所有的爱都是有原因的。

点击关注【世界未解之谜】

tags:
共有175阅 / 0我要评论

发表你的评论吧返回顶部

!评论内容需包含中文


请勾选本项再提交评论